Vol. 097

性别是条毛毛虫

——————————— 探讨变性和跨性别 ———————————

庄子《齐物论》中有这样一段:罔两问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无特操与?”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蚹蜩翼邪?恶识所以然?恶识所以不然?”意思是:罔两对影子说:“你一会儿走、一会儿停、一会儿战、一会儿坐,为什么会这样呢?”影子对他说:“我是有所依赖才这个样子的,身不由己啊,我像仆人一样的跟随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又像仆人一样跟随它的主人。蛇靠它的鳞片才能爬,蝉靠翅膀才能飞。可是单有鳞片、翅膀,也不能爬、不能飞啊!”庄子以这个小故事比喻自然之道是变化之道,没有固定的“主”、固定的“仆”。能够做到对“该依赖的”而不依赖,才是自然、才是解脱。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