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与自我修养

《新闻编辑室》第五集,当印度IT男告诉大家:他们找的开罗自由记者失去联络,可能遇害时,会议室里的各位同事,连“会议结束”这样的废话一句也没说,就马上出去寻找一切可能的方法联络那位埃及人。

为什么他们工作看起来那么齐心和有效率,除了各自对新闻业的理想外。还得益于他们内心对社会的价值观是非常一致的,什么事情是最重要的他们很清楚。工作本身虽然很重要,但对某些价值观来说还并不是最重要的。

而重要的是:原本看似和工作本身无关的个人价值观,如果共事的人都能达到相对一致,倒真的有利于工作,更有效也让团队更团结,并能互相理解尊重。

------------

这集的最后,当那位娱乐八卦记者问Will:“你看不惯我称自己是新闻工作者吗?难道只有那小拨”精英”,尽报导些没人关心的狗屁,才能称自己是新闻工作者吗?”时……Will愤怒的回答,倒也可以送给国内大部分媒体人自省。

“我有个同事,周四的时候头被玻璃门撞伤了,他的前额血流不止,但他并没有去就医,因为我另一个同事在开罗做报导时被打了。只有被打的同事看完医生,他才愿意去看医生。我的一个制片人跑去撞门,因为他觉得自己该对被打的同事负责。有个18岁的孩子甘愿冒生命危险,在地球另一端帮我们做新闻,而派他去的副制片人,也整整三天没合眼。有20多岁的小姑娘在关心威斯康辛州的教师,一个还需要用手指做减法的成年女性,耗着整晚去学经济学基础知识,而教她的那位经济学博士,本可在城里谋一份高薪的工作。

他们才是新闻工作者。”

阅读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