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与幸福

正义与幸福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大家知道柏拉图《理想国》的副标题是“论正义”,其中花了大量的篇幅在讨论正义的定义,有一个叫色拉叙马霍斯的诡辩家,他提出一个非常有名的命题:“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也就是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强权即正义”。苏格拉底和他进行很多的辩驳,其中有一个说法很有趣,苏格拉底说正义比不正义要更好,他打了个比方,即使是黑帮老大、黑社会,他也是要正义,为什么呢?如果你不正义的话,你的黑社会内部非常不团结,就会尔虞我诈,就不能一致对外,所以正义对那些不正义的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跟色拉叙马霍斯进行了非常长的论辩,最后苏格拉底话锋一转,说:我当然不同意正义是强者的利益,但是我们暂时不去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色拉叙马霍斯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在宣称一个不正义的人会比一个正义的人过得更加好,过得更加幸福,苏格拉底认为这是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因为它迫使每个人去思考:一个人应该如何去生活?

正义有一个定义是说:给某人应得的东西。但是我们马上要问一个问题是说:什么东西是你应得的东西?应得的根据、理由是什么?我觉得从苏格拉底到罗尔斯,但凡追问正义,就必然要探讨、反思这个政治制度的设计是不是给了每一个人应得的东西,如果没有实现这一点的话,那么这个制度就是不正义的。当然关于“应得”有很多复杂的概念上的考量,我不多说了。如果这个制度是正义的,并且给了每个人应得的东西,那就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基本的保障,用罗尔斯的话说就是基本善品,就是不管你的理性的人生计划是什么,你都需要这些基本善品作为必要条件去帮助你实现你的人生理想。这些东西有可能是自由、收入、财富、机会、自尊的社会基础诸如此类这样的东西,这些东西是社会制度必须要保障让每个人都能得到的东西,而一旦你得到这些外部保障之后,每一个人尽其可能地去发展自己的某一些能力,最后实现你可能到达的目的。在这个意义来说,我认为如果你实现这一点,就是把你的潜能发挥到极至,那你就是幸福的。从政治哲学的角度来说,所谓正义就是要确保每一个人获得那些外部保障,这些东西是帮助你的潜能得到绽放的必要条件。

我们今天社会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一个皇帝知道我们知道他没有穿衣服,我们知道皇帝知道我们知道他没有穿衣服的这么一个集体装睡的时代,我们应该如何自处的问题!任何一个醒过来的人,都有可能被勒令继续昏睡,如果不听话就会被打死。哪怕你不主动地去做恶,也很有可能会被动地或者不自觉地在做恶。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总体困境。但假如我们还有一点点想要向上的欲望,去修炼自己,这个修炼就是很简单的,每天都思考,我安不安心,你要问自己,我到底做了这个东西以后,我最后得到什么?要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做每件事都问问、想想,你这么常常问自己,你会发现,做事越来越难,但是这个难最后会带来内在的宁静。

阅读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