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有多怀念有味道的日子

前晚梦见奶奶,推门进屋,她身后是满满一整面墙的调味料。磨成细粉或加工成酱的调味料装在方方正正的透明玻璃器皿里,缤纷色彩里包裹着浓郁的香气,浓郁不似香水般俗丽,却轻易将味觉和嗅觉联系在一起,让你闻见它们的时候,就已经在想象吃它们的情形了。

梦见一整面墙的调味料,我是有多怀念可以品尝各式调味品的日子。

刚怀孕的时候,有胃口最重要,那会儿我还能尽兴地尝试酸,辣,甜,麻,但那只有短短三个月。很快脸上和肚子上都开始抗议般的冒痘痘,我也被迫开始漫长的清淡饮食生活,直到如今。月子里,连汤里放一小勺盐我都觉得咸,出了月子,湛江的茂德公香辣酱也能轻易把我辣死。我对调味品的耐受力直线下降,敏感度直线上升,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哺乳期的饮食仍然很多禁忌,比如前一阵娃肠胀气严重,马上就有人来问我是不是吃了容易胀气的东西。连吃得清淡都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哪敢奢望各式调味品。想起来老爸微信上发给我的一篇有关调味品让人长寿的伪科学帖,那不过是调味料嗜好者的自我安慰罢了。

阅读 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