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思园,退思年

那一年 我19岁 刚上大二 习惯独自旅行的我一个人来到同里。江南水乡最适合我这样不爱做旅行计划的懒人。只需要把自己丢下车,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等待各种可能的惊喜。

青旅的四人间里另外三个室友也都是女生,其中两个和我一样来自北京,另一个来自重庆。重庆的女生性格开朗豪爽,加上北京的俩女生她们学校和我学校挨着,大家很快就熟络起来,相约未来几天一起行动。

那天逛完夜市回到青旅,一楼的休息室挤满了人,老板娘见我们刚回来,一脸神秘对我们说,明天有个好活动,要不要去看看,示意我们也去休息间围观。本来对这类凑热闹的事向来没什么兴趣,却被重庆姑娘拉着挤进人群。

原来是有个重现影视剧桥段的活动,要邀请10对青年男女来再现《风月》、《克拉恋人》、《何以笙箫默》、《爱情自有天意》和《杉杉来了》这几部片在同里取景拍摄的片段。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重庆姑娘就挤到最中间的工作人员面前大声说,我们这儿有个中戏的美女。我像是感受到了刷的一声扑面而来的目光。拜托姑娘,我是编剧系,不是表演系啊,怎么一说中央戏剧学院就以为一定能演戏,一说中央音乐学院就以为什么乐器都会呢?刚想拒绝,突然那些扑面而来的目光中细若游丝地飘进一道光,顺着这光的方向,我望过去,众目睽睽之下,我只能竭力隐藏自己的惊讶。怎么是他?石洛,我的前男友,就坐在工作人员背后的桌子上。

高中毕业,我考上中戏去了北京,他去了上海,就像大多数早恋变异地恋的结局,我们在大一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分手了。从那以后就再没联系。

“明天去退思园拍《风月》,你要是演巩俐,我就演张国荣”还没等我缓过神,他已经开口了,还是跟过去一样说什么都轻描淡写的语气,还是头上那个我曾经总爱用手绕啊绕的小辫子。那会朋友们都笑称我俩是他负责长发飘逸,我负责短发干练。

见我还没打算回应,刚刚难得发了一秒钟愣的重庆姑娘推了推我,“报名了报名了,战书都下了,还不上?”我有些恍惚地在工作人员那儿做了登记,人群中竟然有人带头鼓起掌来。

等人群散去,我却再也没找到他的人影。那一晚我失眠到天快亮了才睡着。

11点醒来,吃过午饭,到退思园的时候,石洛早就在那儿了。他已经换好了妆,还戴了顶假发遮住小辫子,一身黑色中山装很衬他。巩俐的服装居然是一身粉红,我平生最讨厌粉色,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戏服,我一定会拒绝。

第一个场景:我抱着一盏水晶灯走在庭院里,他从后面走上来,往前走几步又回头问:啊,大小姐,你们家的藏书楼在哪里?我回答:在那边。

第二个场景,我在藏书楼的楼梯上再次撞见他,他问:小姐,你跟着我有什么事吗?我故作镇定的回答:我忘了告诉你,藏书楼现在已经没有书了。

拍第一个场景还算顺利,他回头看我时,我整个人的情绪还陷在粉色套装的尴尬中无法自拔,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台词,反而很自然。

但第二个场景,拍了5次,还是不好,最后我说不拍了。其实拍第一次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太妙了。看他从黑黑窄窄的楼梯走上来,我突然意识到我俩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学校的楼梯上。他撞翻了我的一摞书,很抱歉的帮我一本本捡起来,他走下楼梯又回头望了一眼,正好看见也在回头看的我,抱歉的笑了。而剧中的情节是我说完又匆匆跑下楼梯,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两截楼梯重叠在一起,我的脑子一下子就不听使唤了,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跑来演戏,还是跟他?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究竟是缘份未尽还是冤家路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破镜重圆?他那么直接邀请我来演戏,可又一晚上不出现,他到底在想什么?果然还是没法装作若无其事啊,明明已经过去一年,当初还是我提出的分手。

摄制组赶往别的地点拍戏了,我和他留了下来。旧时的老阁楼潮湿阴暗,让人心情也跟着忧郁起来。“下去走走吧”他先打破了沉默。我们从藏书楼的楼梯一前一后默默走下来,木楼梯有节奏的嘎吱响着,我发现我和他的步调竟然完全一致,两人的脚步声重叠在一起。于是我刻意放慢了脚步,嘎吱声变得纷乱起来。

“我去你们学校了,她们跟我说你来这儿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他从上海去了北京,又从北京追到同里。“一年了,我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甘心,我们甚至都没有最后见一面。我本来只是想再来见你一面,但昨天见到你,还有刚刚跟你演楼梯那场戏,我就知道你还是过去的你,你果然只是糊里糊涂做了个傻傻的却自认为聪明的决定。”他说完看了看我,那神情就像看一个犯错的孩子。

我发现自己无言以对,我以为那时的决定很理智,长痛不如短痛,大家不都这么说么,异地恋至少四年,感情多少也会淡的吧,加上周围那么多诱惑,总有人好心提醒我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荒废了大学四年。道理好像都对,可我却忽视了最根本的东西,相爱这件事本身。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除了距离。而距离还没有来得及对爱造成真正的问题,我却提前对爱宣判了死刑,说到底不过是在逃避。

一阵沉默之后,他说“不过大学没我想象的有趣,我干脆退学去北漂吧,你收留我吧”然后突然转身拉住了我的两只手,做出一副乞求的样子。“别逗了,毕业前我哪有地方收留你呀,女生宿舍啊”。我笑着说,眼泪却流下来。

退思园的庭院进进出出,柳暗花明,过去的一年我们退到一段关系背后思考一段感情的始终,这一年就当是我们的退思年吧。

阅读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