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不掉的隔壁装修

早上带不多蹓跶一圈后回家,隔壁小区挖掘机开始作业了。得得得机器的轰鸣声时断时续,让人心烦。我把窗户关紧怕吵着她,但还是听得真切。每次响起,不多都很好奇,把头扭向阳台。我干脆抱她去阳台,指给她看声音的来源,“在那边,大树下面,有个蓝色的大机器,正在挖东西,是不是吵着不多啦?”她似懂非懂看看我又看看工地的方向,等下一回得得得响起的时候,她竟然跟著抖动起身子,跳起舞来。我有些惊讶,她完全没觉得烦躁,反而从那噪声中分辨出节奏,把它当成了背景音乐。

大概对新的生命而言,所有的声音都是新鲜平等的,这是多么美妙的体验。想起一位禅师的故事,禅师去朋友家做客,主人的夫人很喜欢歌剧,可惜唱得很难听,到场的朋友几乎都是硬着头皮听完她整整20分钟的演唱,只有禅师整个过程面带微笑,像是很享受的样子,后来有朋友问他,不觉得很难听么?他回答:好不好听不过在于心境。

这般心境成年的我们大概很难拥有,我们也早已忘了在我们初初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也曾经拥有过这样原始质朴的心境,如果不是眼前的小生命提醒了我,我大概会一直被隔壁装修之类的噪音烦扰,免不了诅咒几句,然后抗拒着塞上耳机,而今天,我也想和她一样,试着不那么抗拒,试着去发现噪声中的音乐性,后来我俩在得得得的白噪音中睡了个美美的下午觉。

阅读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