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归来的旅程有点神伤

这几年,每当看到微博微信上有一些敏感的帖子,总会在底下看到“楼主走好”、“楼主不想活了”诸如此类的评论。

一副自以为讽刺幽默的口吻,透露着幸灾乐祸的小聪明。有时留言的人还是朋友和同学,越发恶心。这种人背后默许着罪行,面上又用威胁的语气宣扬着白色恐怖的气氛,简直就是罪恶的帮凶。

这种做法一点都不好笑之余,恶劣的影响还很大。这些人如果在那个动荡年代,绝对就是人后互相举报,看见他人被整了自己还很高兴的那类。

今天是2月28日,原本没有什么特殊。但上周我们去了台北玩,碰巧路过二二八公园,进去转了一圈,才了解到台湾曾经的二二八事件。

公园里有一个纪念馆,门口有贴着受害人照片的悼念墙,旁边有两本制作的大大的资料册,供游人翻阅,上面记载了二二八事件的前因后果。我去的时候旁边刚好有一位高中女生,在仔细的看。

由于时间关系,我自己并没有详细阅读这些资料;而事前我对这个事件也没有任何了解。只是恰巧在这个时间点,来到这样一个地点,算是一种缘分而已。于是我在今天就很自然想把当天拍的照片贴出来。

当在微信里发出来的时候,就收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种回复。其实发帖之前自己也想过敏感性,客观撇开说,是别人国民党的事呀,和大陆这边有什么关系呢?当然话说回来,自己也知道:那之前韩国的《出租司机》不也不让说么,在这片土地的这个领域,哪有什么道理逻辑可讲。

真的是越发讨厌当下人的这种状态,当你并没有带什么特定目的,只是自然想说一些你近期想说的话时,你开始习惯性的自我审查,自我阉割。这种“不可”并不是有人清晰告诉你的,而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锁链。

说得难听点,就是奴性十足吧。我们自己从痛恨墙,到也变成了墙的一部分。

阅读